新笔趣阁 > 女剑仙 > 《女剑仙》第二千三百零四章 怀疑和澄清
    奥登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无数的关切的眼神。r?a?  ?nwww.bxquge.com?n?www.bxquge.com`c?o?m?
  
      他的眼眸只是恍惚了一瞬间,然后就是恢复了清醒,宁清秋看到他的第一眼,都是觉得这个男人如同大海一般的宽阔深邃,浑身上下从此的都是宽容和睿智,是个很有安全感的人。
  
      奥登环视一周,对着斯坦问道:“你们发现无尽海的情况呢?过去多久了?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就算是知道这么多的顶尖圣阶齐聚无尽海,而且个个都是带着伤,局面俨然已经是恶化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但是奥登问话的时候还是平和温缓的,让人听着就是沉下心来。
  
      看着他,好像都是有了无穷的勇气和信念充斥。
  
      这个男人,果然是天生的精神领袖,这人格魅力简直了,宁清秋心下叹服,能够把这位魔法皇帝救下来,她的心里面也好受点,不然要是真的因为七夜而陨落了,就是有点可惜了。
  
      他不像是上个世界的原家的那位魔帝,和魔族没有什么牵连,而且不是什么反派,这样的一己之力拯救整个安瑞尔大陆并且居中调和的存在,实在是安瑞尔世界的中流砥柱,若说这个世界是一个人的话,魔法议会就是撑起人的脊梁,而奥登大概是大脑一样的存在……
  
      斯坦很是激动,没有想到孤注一掷的选择竟然是真的有了最好的结果,看着明远和宁清秋也是和颜悦色顺眼了很多,所以这世间的事儿,还真的是一饮一啄自有天定啊。
  
      要不是宁清秋当初抱着未知的目的混入魔法议会,他们大概也无法在今天见到凯撒的体内复活一个所谓的天外来客,若不是有明远存在,大概是在今天要永远的失去这位魔法皇帝。
  
      他虽然激动,但是还是知道大局,深呼吸一口气,压下了心里面的激动和各种想要和奥登说的话,简单的三言两语描述了他们来这里的一系列的前因后果,脉络扯得非常的清楚:“……情况就是这样,黑雾暂时没有追上来,我们需要继续严密观察一阵,若是确定再次陷入沉睡,那无疑是最好的情况,若是有什么变故,我们就是在这里死战不退,我们的背后,是安瑞尔!”
  
      以身相阻,无怨无悔。
  
      这样的宣言,当真是让人听得热血沸腾,偏偏说这话的,乃是以高傲自私著称的魔法师,也是世人都是公认的冷淡无情的斯坦,反而是加大了这样的反差。
  
      奥登拂了身上的不存在的灰尘,掸了掸衣袖,语气平淡:“做的不错。”
  
      这就是最大的赞扬。
  
      他转眼看向了明远,这个有着凯撒的脸的人,清楚的知道他们是不同的两个人:“有客自远方来,没能欢迎,实在是失礼,阁下救了我,我非常感激,不论缘由,都是我奥登欠你一个人情。只是一个问题,不知是否是可以为我解惑?”
  
      宁清秋撇撇嘴,奥登这冠冕堂皇的,说得好听的,难道是还能拒绝么?若是不回答,还不知道会怎么翻脸如翻书呢。
  
      明远倒是风度依然:“但说无妨。我们心中坦荡,自然是事无不可对人言。”
  
      若是换了初来乍到的话,他们还会潜伏起来,遮掩一下身份和来历,便于在这个世界混迹,但是现在看起来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这个世界的他们需要做的事儿就是走向了尾声,所以好像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那反而是会给他们的计划增添阻碍。
  
      宁清秋这么久没有看清楚天命之人,但是明远以望气术看来,最大的主角无疑是奥登和斯坦,甚至是魔法议会在内的在场的所有的人身上都是有那么一点规则之力。
  
      看似难以理解,但是其实也一目了然。
  
      每个世界都是要挽狂澜于既到扶大厦于将倾,安瑞尔世界自然也不例外,最大的阻碍其实就是他们自身的迷失,宁清秋应该是实力被封印得一点儿不剩,而他则是沉睡在凯撒的身体里面混混沌沌什么都是不知道,若非凯撒重伤垂死又是有着宁清秋救治,他还根本出不来;而七夜更是变成了黑雾封印于无尽海底被当成是真正的灭世boss,而安瑞尔世界的武力值水平相当的高,所以在这个节点上,他们其实已经是克服了千难万苦了。
  
      奥登一字一顿的问道:“你们,和黑雾是什么关系?”
  
      所有的人都是悚然。
  
      奥登的这个问题可谓是石破天惊,难道是黑雾也是天外邪魔?这倒是很有理有据,天外邪魔实力强大生性邪恶,以前没有遇到黑雾这般恐怖的存在,但是并不意味着它没有存在过。
  
      若是如此,自己等人岂非被算计到了陷阱里面,他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瓮中捉鳖么?
  
      那么明远何必唤醒奥登?一个个的逐个击破不好么?
  
      但是奥登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他们深知他的谋定而后动,所有的人都是等着明远给出一个答案。
  
      明远微微一笑,反倒是有点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们有牵连?那这样的话我救了你不就是帮倒忙给自己添堵么?”
  
      宁清秋也饶有兴致的看着奥登,心下感叹,竟然这么快的就是被他看出来?当真是不可小觑,安瑞尔第一人,名不虚传。
  
      奥登的神色凝重:“正是因为你救了我,我醒过来的第一反应才没有动手对付你和这位姑娘。我和黑雾在绝望海沟对峙千年,对他不算了解但是还是有所研究,你刚才救我的时候我分明感觉你们的力量系出同源,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把我唤醒。”
  
      巴维尔已经是开始拔剑,其他的人都是随时准备出手。
  
      这样的关键时刻,被自己人背后捅刀,那才是要命。
  
      每个人的背后都是开始泛出冷汗来,想着都是后怕不已。
  
      明远感叹道:“你当真是触摸到了规则的力量,不然也不会感知这般的敏锐。我们确实是来自一个地方,而且是很亲密的伙伴,不过你们不要误会,我们没有恶意,你们也应该发现了,黑雾……也就是我们的那位朋友,一直是处于不清醒的状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