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九天剑主》第两千四百四十五章 九死一生
气息灭了一道,群雄错愕惊震。
  
  “玄锤尊君的气息消失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他被杀了?”
  
  “不可能!玄锤尊君何等实力,哪能这么快就战死了?肯定是对方用了什么独特的术法,将他的气息隔绝了!”
  
  “不要管那么多,先过去再说,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敢来这里闹!”
  
  “糟糕,印记移动了,那贼人要逃!”
  
  “哈哈哈哈,多虑了,只要那印记在,无论那贼人逃到天涯海角去,都休想逃出咱们的手掌心!”
  
  大笑声近,恐怖气息也是劈头盖脸的朝白夜这袭来。
  
  而斩掉那双锤魂者的白夜也是火急火燎的朝眼道大门外冲。
  
  只是他速度虽快,但印记加身,他往哪跑,这周围的暗王朝魂者那是一清二楚,根本逃不掉。
  
  而且,附近的巡卫们也能通过印记锁定住他的位置,便看白夜还未临近那眼道大门,大门处已是拥挤着大量巡卫,除此之外,各种结界、法阵也重新将眼道大门裹了个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白夜眼神冰凛,也来不及去打量这头有多少高手,有多么可怕的结界,直接扬起气剑便杀了过去。
  
  他不敢祭出鸿兵,因为一旦那样做,势必会让暗王朝的人知晓他就是白夜。
  
  如此一来,暗王朝必定出动所有高手,甚至连暗王朝的那位主人也会亲自出手对付他。
  
  到了那个时候,逆世大能出现,白夜纵然是有东莺的这层皮做伪装,也断然不能抵挡,且黑河之水,也未必能够庇他身躯。
  
  现在还不是面对暗王朝所有力量的时候,必须要忍耐,哪怕现在吃点亏。
  
  他现在闹了事,即便是劫掠了一座仓库,在暗王朝的真正高层眼里,这也不过是小事一桩,甚至连影神王都不会露面,直接让下面的这些小的去做即可。
  
  可祭出了鸿兵,性质就变了。
  
  白夜运起黑河之力、神力以及魂力,在人群中疯狂厮杀。
  
  巡卫虽多,但在他眼里却如一群绵羊,他肆意攻冲。
  
  眨眼之间,这周遭是人仰马翻,残肢断臂乱飞,鲜血乱溅。
  
  “啊...抵...抵挡不住了...”
  
  “快,快释结界!拦下他!”
  
  惊恐的呼吼响起。
  
  便看攀附在大门旁侧墙壁上的结界全部旋转了起来,随后结界内飞出一个好似鲸鱼般的庞大光影,直接朝白夜这侵吞而来。
  
  白夜运起剑气狠斩过去。
  
  但剑气却是直接穿透了光影,飞向苍穹。
  
  “嗯?”他当即一愕,刚欲躲闪,光影已经是重重的砸了过来,狠狠的盖在他的身上。
  
  哗!
  
  光影撒开,如同一层淡淡的水雾,覆盖于白夜的身躯。
  
  白夜呼吸一颤,不知此为何物,立刻催动魂力想要驱逐掉这层水雾。
  
  而在这时,周围的巡卫们已是提剑斩来。
  
  霸绝的剑气欲断苍穹。
  
  他急忙横起气剑抵挡。
  
  可就在他将气剑横起的刹那,一股奇异的力量突然驱动着他的手臂将气剑放下。
  
  “什么?”
  
  白夜呼吸一颤,心脏骤然提到了嗓子眼处...
  
  因为这股奇异力量的影响,白夜的气剑未能及时阻挡众人攻势,身上直接吃了数剑。
  
  哧!哧!哧!哧...
  
  这些巡卫的实力果然恐怖,纵然白夜以神力庇体,竟都阻挡不了利刃的攻袭,身躯直接被贯穿,还好他将黑河的能量覆盖在了胸口,刺向天魂的利剑倒只有剑头刺入,未能伤到天魂。
  
  白夜眼神一寒,立刻再挥气剑,斩断了这些没入体内的利剑。
  
  可当他刚要朝这些人的劲脖劈去时,那股奇怪的力量再度挥发出来,劈过去的气剑立刻随着手臂颤抖,迅捷的招式立刻滞缓了几分,虽然只是很短浅的几分,但却是给了那些巡卫们躲闪的机会。
  
  巡卫们全部后撤,无一人伤。
  
  白夜眼神发紧,牙齿紧咬。
  
  定是身上这层水雾所致。
  
  它一直在影响着自己的动作,每在关键时刻,便发作一次,虽然只是很是细微的影响,但在这样的战斗里,它那极度细微的影响,可是足以改变整个战局。
  
  不除水雾,断难无法与这些巡卫抗衡,更不要说逃离此处。
  
  他连忙后退。
  
  可在这时,巡卫们的攻势再度袭来。
  
  而那水雾也再度发威,白夜急退的双脚突然不听使唤,人是一个不慎,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
  
  “去死!”
  
  阵阵咆哮声骤起。
  
  所有人的利剑全部刺袭而来!
  
  白夜急催黑河能量,于面前排布成一个大盾。
  
  铛!铛!铛!铛!铛...
  
  却见所有利剑全部被大盾挡住,难入分毫。
  
  可下一秒,水雾又发了难,那溢出体外的黑河之水突然止住了分毫,随后整个大盾骤的爆碎。
  
  哧...
  
  所有利剑畅通无阻,再度贯穿了白夜的身躯。
  
  白夜浑身一颤,嘴里全是鲜血。
  
  而在这时,四周那些恐怖大能的气息已经临近于此。
  
  来不及了!
  
  再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而等那些大能临至,自己便是插翅也难飞了!
  
  白夜双眼血红,已是不管不顾,直接撤掉了气剑,双手抓住身上两把刺入自己体内的利剑上...
  
  脸上荡漾着无尽的狰狞。
  
  “分尸!”不知是谁低喝一声。
  
  这一言,像是给白夜判处了死刑!
  
  “遵命!”
  
  所有巡卫大喝,立刻朝自己手中的利剑注入狂暴的撕裂力量,刺入白夜体内的利剑疯狂的撕扯着白夜浑身上下每一寸血肉!
  
  “你们杀的了我吗?”
  
  白夜咆哮着,一股苍白的火焰突然从白夜的双手上爆发出来,直接顺着这些人的利剑传递过去。
  
  “啊?”
  
  巡卫们大骇,然而不待他们反应,火焰已经吞噬了所有人,甚至连白夜身上的水雾也一并吞噬。
  
  这...赫然是离煌剑火!
  
  顷刻间,眼道大门处是一片火海,所有巡卫全部被吞没...
  
  “我闻到了鸿兵的气息!”
  
  “鸿兵?鸿兵居然出现了?”
  
  “速速逮住这个宵小!”
  
  大能们震惊,朝眼道狂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