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仙子请自重 > 《仙子请自重》第四百六十一章 原主归来
    一个乾元初期的大能,无声无息地死在画界里,恐怕到了灵魂消散都搞不清楚真正弄死他的那个狼牙棒究竟怎么回事儿。

    此时的秦弈也不敢得意。

    首先棒棒发个飙就睡觉去了……这种睡觉不像之前那种透支的睡觉,睡几天就能被咿咿吖吖的叫声吵醒。这是属于需要长期消化恢复的沉眠,曾经在过客峰试过,一睡就是一个月的那种,这次可能更久,一年半载都不稀奇,乐观点估算也要三个月左右。

    万一再来个强敌是无法倚仗乾元棒的了,还得靠自己。

    理论上是没什么强敌会来了,但秦弈不确定封不戾的死亡会不会被巫神宗感知。比如什么命牌破裂之类的,然后推算到具体位置,那时候大军压境就死定了。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所以当初对付那个天上人也是只擒不杀,搅乱识海完事。

    如今只能指望,此地本身是界膜阻隔的特殊地带,加上封不戾死于画界,又等于另一个位面,这是双重的位界阻碍,对方很可能算不出来具体位置,最多获知封不戾死了。

    那就好一点。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情况会怎么演变,这里还有个退路,可以直接躲到幽冥界去。所以无论转移到哪里,短期来说都不如就躲在这里好。

    这里本来就是个很不错的修行地。

    而且又是处于这种囚徒困境,师姐和青君都不好拒绝什么,就更妙了……

    咳咳……想歪了,根本的还是修行。

    目前来说,最有提升潜力的是青君,因为她初次接触“门”的碎片改造,这种外挂式的提升对她的修行帮助太大。同样秦弈自己的提升也不会差,因为得到圣龙峰那块大碎片开始,他还没时间用过。

    所以这块碎片能够短期内帮他和青君共同提升起来。

    另外之前因为时间紧而没来得及做的事也都可以顺便做完,比如把狼牙棒用幽幻沙和月胧沙祭炼涂抹一下,遮掩它材质的特殊性,沙子早都到手了,都没时间做这事。

    师姐之前到手的一堆材料说要自制墨宝的,也可以在这里做了。

    这会是一段很安静与温柔的休整时光,直到发生变故为止。

    …………

    计划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众人只在这里修行了不足十天,基本只来得及把之前没做的事情做完。

    连好好双修都没进行过两次,就连最一心扎在试炼画界里修行的李青君都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突破,变故就已经来了。

    这是墓室,墓室机关是有主控点的,当初在古松居士那里就试过。所以秦弈等人认真修行的时候,清茶就负责蹲在墙角一个水晶球那里看墓室全景。

    大人们都在修炼,小幽灵也去睡觉了,这里又没有鱼可以戳,也没有什么值得画的东西,师叔还不让乱跑,说怕触动机关。

    那还有什么事可做,光是盯着一个球?

    真无聊。

    起初清茶觉得这活儿简直不是茶叶干的,能憋死个茶。可很快就发现其实很好玩。

    因为水晶球里可以看见界膜传送阵位置,那个地方可以看见外面,也就是深海海底,可视范围还很大。

    犹如现代人隔着屏幕看海底世界一样,琳琅满目光怪陆离,一时半会根本看不够。

    有长得非常奇怪的鱼,从来没见过的贝壳,有会动的海绵盘在石头上,有跟葵花一样也不知道是植物还是动物在摇晃。

    和浅海之中见到的各种各样的鱼类完全不一样,好像来到另一个世界一般,太好玩了。

    清茶看得目不转睛。

    结果没看几天,“屏幕”里就出现了一个人影。

    人影在界膜外的传送阵看了一眼,就直接进来了。

    清茶愣了一下,一蹦而起:“师父!师叔!有人来了!”

    秦弈收了炉火,居云岫出了灵池,李青君跃出画界。

    一道黑影以肉眼几乎难见的速度在水晶球里一闪而过。

    “是强者!”秦弈抓起水晶球,飞速掀起棺盖:“走,进幽冥界暂避,看看情况再说!”

    “嗖”地一声,四人尽数从尸体边上穿过,直入棺材地下的深渊,暂时悬浮在下面,通过水晶球悄悄观察墓室状况。

    幽冥之界幽暗无垠,神念都很难扩散,是很好的藏匿之所,随便朝个方位一跑对方都很难找到你在那里。

    棺盖重新合上,差不多就在同时,来人已经到了顶部的假墓室位置。

    也不知道来人有什么消息,反正就好像是确知假墓室底下另有乾坤似的,直接并掌如剑,如切豆腐一样切进了地板里。

    十余丈厚的地板连一丝阻碍都没起到,无声无息地裂开一道缝隙,那人飘然而入,直接立在了黑棺旁边。

    躲在深渊里的秦弈通过水晶球,看清了此人的外貌。

    是一个外表看去不过三十许的男子,唇上有一字胡,面容清矍,双目有神,长得挺帅。

    他的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精神却丝毫感受不到那种苍白虚弱或者阴柔之意,反倒有些凌厉与威严感。

    最关键的是,秦弈看不出他的修行。

    仿佛一团迷雾,又像是此时所处的无边幽垠,不可捉摸,不可窥探。

    莫说秦弈了,就连居云岫此时晖阳七层的修行,都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也就算是一种标志:最低乾元。

    众人心中揪紧。这世上乾元怎么这么多,扎堆往外冒?

    男子似是无意地往棺材看了一眼,秦弈的角度看去,在水晶球中正好对男子对视,仿佛特意在看他似的。

    秦弈遍体生寒。

    这人到底是谁?

    可这男子看了一眼之后,却也没做什么,反倒负着手慢慢绕着墓室走,看了看被摘了一朵加两瓣的彼岸花,微微一笑。

    继而走到丹炉,看看还带着微热的炉子,又看看熄灭不久的地火,点了点头。

    最后重新回到棺材前,随手开棺看了一眼。

    那种微微笑着的神情终于笑出声:“呵……只摘一花,余物俱在,不错不错,算得上是个正人君子……既是君子,便没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不妨从幽垠出来一见,在下也好尽地主之谊。”

    秦弈几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泛起了相同的念头:此地原主转世之人?

    怎么会这么巧的,早不来晚不来,就在他们身处此地之时找来了?仙子请自重最新章节就来新笔趣阁网址:www.bxquge.com.bx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