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钱老魔 > 《钱老魔》六十七章 我的痛苦谁来承受
    “帮助管事是我们分内之事,只要能用到我们兄弟二人的,定不推辞。”王朝仙赶忙跪下,颇有效忠之意。

    陈枫点了点头,在孔府还真需要一个得心之人,这两人能被孔森派来显然心腹,可正因为这样的人,才会对孔府的细节运作了如指掌。

    此时他已然下定了注意,在孔府的事情上绝不徇私,对于孔森的任务要百分之二百的完成,不过在孔府行事要拿出自己的作风来。

    如今最重要的便是将最赚钱的生意拿到手上,他是靠着倒卖起家的,知道材料有多大利润。

    如今慕容家已经倒台,材料市场完全中空,正是插手的好时机。

    想要办好差事,没有钱可是寸步难行,从接触孔森到现在,差不多半年有余,对于此人已有不少心得,此人虽狠辣,但却极其舍得放权。

    没人知道陈枫脑子里一瞬间想了多少点子,只能看到那双黑黝黝的眼瞳中射出的目光转移到了邢台下跪着的身影上。

    等瞧着目光直直定格黝黑壮汉的时候,所有人明白,这个来自金石街的铁匠有苦头了。

    果然,阴沉沉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第一个给我上刑的吧。”

    被问到话,黝黑大汉明显颤抖一下,头低的更低不敢吱声。

    “没听到管事大人问话吗,抬起头来!”王朝仙厉喝道。

    黝黑大汉赶忙抬头,露出一张更加黝黑的脸,仿佛煤炭一般,可沟壑分明,尽是刚毅。

    “怎么,我的话不好使吗?”陈枫低声笑问道。

    一见这话,黝黑大汉越发害怕,对方虽笑着,可迎面而来的尽是阴寒,在他身侧,那断头的身体正兹兹冒血,“回....二管事...是...是我....”

    “叫什么名儿啊?”

    “刘铁柱!”

    陈枫不由一乐,这名字真够普通的,“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啊?”

    砰!砰!砰!

    顿时,刘铁柱猛的磕起头来,不消片刻额头便破了口,血液顺着眉角流了下来,整张脸染的一片血红,可仍不敢有半点停顿。

    “好了,好了,别来这套了,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陈枫也不是不讲理的主,正好油锅还红着,我记得你习惯烙铁是吧,上去给自己来一下吧。”

    台下所有人一愣,这是要让刘铁柱自残,这简直比魔头还可恶。

    刘铁柱也是一愣,他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惩罚,想要反抗,可瞧着陈枫身侧两个凶神恶煞仆役,顿时没胆了,可瞧着那噗噗跳动的篝火,更迈不开步子。

    “怎么,我记得你是个铁匠吧。”

    是,他是,打了一辈子铁,此时却对那黑黝黝的铁饼畏惧起来,他的手上尽是老茧,可却没拿铁饼的气息。

    砰!

    又是一个狠狠的响头,“陈老爷,我错了,你打我骂我都行,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

    陈枫叹了口气,“好吧。”

    刘铁柱不敢相信,难道真的一句求饶就逃脱了厄运,可还没来得及惊喜,便见陈枫对着一侧的王朝仙问道,“他有妻子小孩吗?”

    王朝仙可没陈枫的文雅,张开嗓子便对人群中喊了一声,立时一个麻衣妇人和两个男孩直接被推攘了出来。

    这些生灵巴不得有人顶祸。

    “既然刘师傅下不起手,那就麻烦兄弟一下,我受了多少磨难,就让他的妻子儿女代受吧。”陈枫对一旁的王朝仙平静说道。

    一句话瞬间让刘铁柱怔住了,恐怖恶寒直接袭上心头,瞧着已哭成泪人的夫人和刚刚十岁过头的两个儿子,差点晕过去,也不知哪里有了胆子,猛然站起来吼叫道,“你个魔头,杀了我吧。”

    陈枫顿时笑了,“刘师傅,你怎么这么说呢,我这是有怨报怨,没问题啊,我不是让你选择了吗,咱们以后还要在坊市相处,低头不见抬头见,千万别记恨我啊。”声音随之一冷,“王朝仙,还愣着干什么。”

    王朝仙一愣,训斥让他没回过神来,瞧了一眼篝火再看妇人小孩,这种刑法就连他也有几分抵触,可想到陈枫身份立时下起狠劲来,一步向前便要向妇人抓去。

    “慢着!”突然一道喝声,王铁柱快步走上邢台,对着陈枫狠狠叫道,“好,我自己来,你说的不为难我女人和儿子。”

    陈枫笑道,“刘师父,这是咱们男人之间的事,规矩我懂。”

    男人之间的事,刘铁柱不由想笑,可看着陈枫那满是伤疤的胸口,想想自己在邢台上的一切所为,再看着被推选出的妻子儿女,那些没有半点同情的生灵,竟笑了起来,两次上台,结果竟完全不同,可现在已由不得他退步,猛然一咬牙,一步跨前,抽出烙铁,对着胸口直接按了上去。

    “啊!......”

    痛苦嚎叫瞬间传遍整个广场,只见那黝黑胸口,瞬间起泡,油脂兹兹外冒。

    台上生灵齐齐抽了口冷气,忍不住打颤,可心底又暗暗庆幸,幸好当初选的不是自己。

    烙铁完完全全淹没在肌肤下才放了下来,刘铁柱踉踉跄跄的走到陈枫面前,冷声问道,“你还要我怎么样?”

    陈枫一乐,对方经历过这般痛苦竟还能站在自己面前说话,当真有几分魄力,瞧了一眼允儿,“给我一副纸笔来。”

    纸笔上桌,陈枫指了指,“签上你的名字,哪条街,哪个巷子,做什么营生,家里有多少人口。”

    “你要干什么?”

    砰!

    王朝仙直接给了一脚,“你以为你谁啊,那么多为什么,快点,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信不信我再给你一烙铁。”

    刘铁柱赶忙拿起纸笔,扭扭斜斜写了六个字,“刘铁柱,金石街”。

    陈枫瞧了瞧,随后点了点头,“好了,下去等着吧。”说着看向第二个人,“你拿的是柳鞭和烫油吧?”

    陈枫声音还没传过来,对方已猛的磕起头来,“管事大人,饶命,求你绕我一命吧。”似想到什么赶忙向着人群中一指,“那是我的女人,让她替我受刑。”

    被指到的女人脸色立时一白,竟晕倒在地。

    陈枫不由一笑,这个人对自己的流程倒是把握的不错,可惜,他不喜欢主动的男人。

    “还是你自己来吧,我记得你除了给我一顿柳鞭,还刮了一刀,咱们得两清,对吗?”陈枫平静的说道。

    “不,二管事,求你了,我以后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恩情的。”

    “别,以后的事谁能说的准啊,现在就一个眨眼而已。”陈枫说的依旧很平静。

    “陈老爷,陈管事,我求....”话到半晌,突然掏出一张黄符,贴在腿上,两条腿如同带了风一般,滚动起来直接向广场外面跑去。

    咻!

    砰!

    一刀,一脚。

    马汉天出手了,没有人看清他的步伐,在他的刀下已多了一具尸体。

    果然和陈枫猜测的差不多,这个人的能力在王朝仙之上。

    陈枫暗暗叹了口气,“哎,人死灯灭,可罪债难销啊,我受的痛苦让谁来还呢,王朝仙,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王朝仙不由觉得好笑,这位二管事不会有病吧,人都死了还能怎么样,“管事大人,所谓父债子还,夫债妻还,他的女人还在呢。”

    这话一说,那刚刚苏醒的女人又晕了过去。

    陈枫看了看,那女人皮包骨头,实在没半点兴趣,“找女人报仇,总感觉有些不地道。”那神色似很无奈一般,随后又问道,“这个人是哪条街推举出来的。”

    “黄图街!”王朝仙回禀道。

    “这样吧,既然是他们推选出来的,就让黄图街上的人再推举一位,你看行吗?”

    墓涂说

    迟归迟,起码的两更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