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潜行1933 > 《潜行1933》第一六五章 鸿门宴(三)
    一个身穿灰蓝色工作服的男人正从窗外路过。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从窗外走过了——第一次他穿的是一身格子西服,第二次他戴上了鸭舌帽,只剩下了衬衫马甲;而这次,他的衬衫马甲外面又套了现在这身灰蓝色工人装。

    但这并不是唯一的盯梢者——就在刚刚吃饭的一个小时里,至少有三个人换了九套装束,扮作路人经过窗前。

    耿朝忠又打量了一下餐厅里剩余的人——只有两三对男男女女在耳鬓斯磨——即使是法式大餐,也很少有人能耐心的吃一个多小时的,留下的大多是处在热恋中的情侣了。

    看了赵尔笙一眼,发现小姑娘的脸颊红彤彤的,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

    耿朝忠有点犹豫,要不要和赵尔笙一起出去,他不确定这几组人针对的是自己,从刚才那几个人的身高和气质判断,不太像是日本人,看他们的盯梢套路,倒有点像是党调处的勾当。

    但党调处来北平针对自己?这不像是党调处的风格,起码概率低到不足一成。

    除了日本人、党调处,还会有谁来针对自己?

    难道是?

    耿朝忠微微沉吟......

    他有点犹豫,如果是赵可桢动手,那必然不会将赵尔笙当作目标,只要自己和赵尔笙在一起,那应该不虞有任何危险。

    但,如果不是呢?

    如果对手是日本人或者党调处,他们可不会在乎跟自己在一起的是谁。

    转瞬间,耿朝忠就做出了决定。

    他必须让赵尔笙先走——这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不会是目标,即使出于不打草惊蛇的目的,外面的人也不会动她。

    “周先生,我们走吧!”旁边的赵尔笙已经在提醒耿朝忠。

    “哎呦!”耿朝忠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一拍脑门,“你看我这脑筋,我下午3点约了商务书馆的朱经理,现在两点钟,我要回去再赶回来,还不如在这等等呢!要不我就先不回去了,在这坐一会儿再走。”

    “我可以跟你一起啊?”赵尔笙歪着脑袋。

    “不用了,我去书馆不知道要待到什么时候,你还是先回学校吧。”耿朝忠挥手道。

    “那好吧!”

    赵尔笙无奈,失望的拿起了桌上的绣花钱包,走出了门外。

    .........

    “女儿出来了,现在正站在门口,好像是要叫黄包车,不过方途还没有出来。”

    路口的一辆汽车里窗帘低垂,赵可桢正和妻子交谈。

    “那正好,省了我们很多事,先别管,让女儿自己走。”赵可桢开口道。

    原本以为还得派人手区隔女儿,不过现在倒省事很多——赵可桢对行动的成功突然多了不少信心。

    很快,赵尔笙叫到了一辆黄包车,离开了现场。

    “可以动手了。”

    看到女儿离开,赵可桢定下了神,将手伸出窗外做了一个手势。

    不远处,三名路人装扮的行动队成员心领神会,慢慢的从各个方向走向了路易餐厅的门口。

    耿朝忠依然静静的坐在餐厅里,手中轻轻的摇晃着高脚杯里所剩无几的白兰地。

    气氛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宁静,他知道,敌人快要动手了。

    可惜啊,今天没有带枪——北平临检的警察很多,除非执行任务,白天上街原则上是不带枪的。

    但即使带枪,自己就真的能动手吗?

    亲手杀死红党的成员?

    他并不愿意这样做.......

    余光扫了一眼餐厅的后门,那里有一个闲汉拄着电线杆在抽烟,耿朝忠明白,从这里冲出去也不会太容易。

    破窗而出?

    外面不知道有多少把枪对着自己。

    耿朝忠笑了笑,站起身来,然后向着餐厅的后厨走去。

    “洪先生,目标去了后厨,我已经派兄弟去餐厅后门堵着了!”一名行动成员走到了赵可桢的窗前。

    “早知道他有这一招,派我们的人进去吃饭,从餐厅内部堵住他,其余的人去后门!”赵可桢吩咐道。

    片刻后,几名队员走进了餐厅,各自点了一杯咖啡坐下。

    餐厅的后厨里,耿朝忠正和一位大腹便便的法国大厨打得火热。

    “尊敬的先生,没想到您对法国文化了解这么多,你是否留去过法国?”那名戴着白色厨师帽的法国厨师似乎对耿朝忠很欣赏。

    “不不不,虽然我一直很向往贵国的文化,但其实并没有去过,不过我在上海有个法国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到现在我还能背诵包法利夫人中的一段:

    她爱大海,只是为了海上的汹涌波涛;她爱草地,只是因为青草点缀了断壁残垣。”

    “好吧先生,我承认,您懂的比我都多,我猜,您的这位朋友一定是一位美丽的小姐。”法国厨师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

    “哦,这是个秘密......”耿朝忠神秘的笑了笑,“不过我可以稍微的透露一下,她是一位外交官的女儿。”

    “哈哈,我不会刨根问底的,”厨师豪爽的笑了起来,“对了,您是这家餐厅的常客吧?我怎么以前没有见过您?”

    “来过一次,不过只是那一次,就已经让我深深的爱上了这里的饭菜,您做的饭菜是那么的地道,甚至不必上海的法国餐厅逊色——但那时我有要事在身,所以,当我再次来到北平,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出自您手的时候,我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仰慕之情,迫切的想要和您见上一面了!”耿朝忠用夸张的语气恭维道。

    “哈哈,谢谢您的恭维,当然,我对自己的手艺同样很自信。”厨师得意的笑道。

    “对了,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一位法国厨师,不知道您能不能满足一下我这个小小的愿望?”耿朝忠适时的提出了要求。

    ..........

    “怎么还没动静?”门口的赵可桢有点按耐不住了。

    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餐厅内外竟然毫无声响,这方途不会溜了吧?

    就在此时,在餐厅里乔装打扮的几名行动队员也意识到了不妥,他们交换了个眼色,其中一人站起来走向了后厨。

    而就在此时,餐厅的后门处,一位大腹便便,戴着白色厨师帽的胖子走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硕大无比的泔水桶,泔水桶里传来阵阵恶臭,让人“一见忘俗”,避之唯恐不及。

    守在门口的两名行动队员同样如此——他们注意到了这名厨师,但来往餐厅后厨的厨房工作人员太多了,他们对这位鼻梁高耸身形极为肥胖的洋人并没有太多的注意。

    那名胖子拎着泔水桶逐渐走向了胡同口,那里有一个地下水道,看样子是要把泔水倒在那里。

    两名行动队员打了个哈欠,就在这时,餐厅里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紧接着,两个人冲了出来,大声喝问道:

    “刚才有没有人出去?!”

    “有啊,一个洋人大胖子,就在那边!”其中一人指了指胡同口。

    “就是他!快追!”领头者大喊。潜行1933最新章节就来新笔趣阁网址:www.bxquge.com.bx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