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大唐补习班 > 《大唐补习班》第一零三章 帮亲不帮理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华夏人起名字总会有许多讲究,首要的一点就是,命里缺啥名字里就要有啥。

    比如说有些人命里缺水,那么名字里就会有水或者带水的偏旁部首。

    宇文谋的名字里有个谋字,这明显是在说此人是个缺心眼儿,故而他爹才会在起名的时候,给他加了谋字。

    诗会闹的不欢而散,在回家的路上,李昊如是想着。

    等到了家门口,李昊意外的发现,竟然有客来访:“冯铁?你怎么来了?”

    冯铁,将作监大匠冯煕的儿子,就是那个不怎么出名的小铁匠。

    蹲在卫国公府门前不知多长时间的棒小伙儿这个时候冻的全身发抖,见李昊回来,连忙迎上深施一礼:“李侍读,我……,你能帮帮我么?”

    “帮什么忙?来,进来说。”看着鼻涕泡都被冻出来的冯铁,李昊将其带入家中,来到自己的小院对兰铃吩咐道:“去弄些姜汤来,越快越好。”

    冯铁有些局促,连连摆手:“不,不用,李侍读,我,我这次怕是惹麻烦了,你,你能帮帮我么。”

    多好的小伙子啊,就是性格直了些。

    李昊暗自摇头,拍了冯铁一把:“别紧张,也别害怕,到了这里就跟到自己家一样,放松点。”

    “嗯!”冯铁虽然如此答应,但还是有些放不开手脚,站在屋中动也不敢动,只是用忐忑的目光盯着李昊,显然是在等着他的答复。

    李昊有些无奈的笑笑,指了指靠窗位置的椅子让冯铁坐下:“出什么事了?说来听听。”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当初在咸阳的时候,李昊的打扮只是很普通的一个人,虽然也顶着太子侍读的名头,不过对于冯铁来说却没有什么直观的印象。

    现如今,冯铁独自来到国公府,看着府中奢华的陈设,来来往往不断进出的佣人,窘迫感油然而生,半个屁股放在屁子上,吱唔了半天才缓缓道出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冯铁看着憨厚质朴,其实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来到长安这半个月,因为初来乍到的关系,冯煕、冯铁父子二人在将作监受到了不少的明里暗里的排挤。

    这种事情本在意料之中,老冯虽然能力不错,以前还是大匠的身份,可那再怎么说也是前朝的事,你一个前朝的大匠还是断了腿的,想在今朝的将作监某一高位,就算有后台也不会很容易。

    面对这样的情况,老冯还能从容面对,可冯铁这小年轻受不了啊,忍了某些人一次、两次,第三次实在忍无可忍,终于动了拳头,把将作监的另一位大匠给打了。

    再然后,他就被讹上了。

    那个被打的大匠非说自己被打成了重伤,什么朝中布置的任务全然不顾,吵吵闹闹非要跟冯家父子讨个说法。

    “你打算我怎么帮你?是出面调解,还是……”听完冯铁的讲述,李昊一边说一边比了个砍头的动作。

    吓的冯铁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其实我就是想要来问问您,您懂印刷么?如果懂的话,能不能指点我一下,那个被我打了的家伙是负责刻制雕版的,只要我能把他的活计接下来,他就算再怎么闹也没用了。”

    李昊微微一笑,信心十足的探身说道:“我当什么大事,雕版印刷嘛……简单。“

    “简……简单?”冯铁嘴角抽了抽。

    他在长安除了自家老子冯煕可以说是举目无亲,唯一认识的人就是李昊,此次来找他不过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打算。

    结果没想到,李昊竟然连什么活儿都没问就直接说出简单两个字,这着实让冯铁的心里有些没底,想了想吞吞吐吐的说道:“李侍读,您知道的,眼下已经到了年底,有大量的书籍和邸报需要印制……。”

    “我知道。”李昊打断冯铁,轻飘飘的道:“印刷嘛,小菜一碟。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想要把那个被你打了的家伙挤走就行。”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要把他挤走。”说起那个被冯铁揍了的家伙,小伙子脸色立时变的难看起来:“您不知道他在将作监说的那些话有多难听,如果有机会把他挤走,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李昊点点头:“那就好,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我就帮你一把。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多找一些负责雕刻的匠人,又或者干脆你就把将作监那些负责雕版的匠人都弄到你爹的手下,这一点你能做到么?”

    帮亲不帮理,李昊可没有圣人属性,才不会管事情的是非曲直,与那个自己毫不相识的家伙相比,冯家父子以前帮了他不少忙,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没道理袖手旁观。

    再说,冯家父子可是他李昊带回长安的,说来可以算是他的人,被人欺负了,以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若还是置之不理岂不让人寒心,以后还怎么在长安城混。

    冯铁见李昊说的斩钉截铁,原本忐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阴郁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握紧拳头咬牙说道:“李侍读放心,我回去之后马上就按您的意思去办。”

    多纯朴的孩子啊,竟然连中间情由都不问,就敢答应,还真是个傻大胆。

    李昊颇有些感慨的起身拍拍冯铁的肩膀:“去吧,把前期的事情搞定再回来找我,到时候我帮你出了这口恶气。”

    ……

    ……

    “什么?你刚刚去找李侍读了?他还答应帮你了?”冯铁回到家的时候,老头子已经急的团团转了,等听他说完出去这一趟干了什么的时候,冯煕气的差点跳起来:“你这逆子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惹出这么大的乱子,还要去牵连别人,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冯铁被老头子骂的脸红脖子粗,梗着脖子道:“爹,你不是常说李侍读非寻常之人么,你怎么知道他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老冯闻言气的拍桌大骂:“你懂个屁,隔行如隔山你知不知道,印刷与打铁能一样么?李侍读就算再强再厉害,又岂能无所不知。你……你真是……孽障啊!”大唐补习班最新章节就来新笔趣阁网址:www.bxquge.com.bxquge.Com